六合彩

六合彩技巧|一個富農的自述

分分彩|分分彩計劃秘訣!技巧全解析
68views

六合彩丨一個富農的自述

六合彩丨一個富農的自述

lotto-00024.jpg

富農一旦沉迷「六合彩」便難以自拔

高慶民(化名),今年50歲,家住瀋陽渾南營城子街道營城子村。據他粗略估計,自迷上「地下六合彩」後,在兩年多時間裏,他一共輸了160多萬元,其中大部分是征地補償和賣房子的錢。如今,老高和妻子離了婚,只能帶着讀高中的兒子租房生活。

老高說,同村許多人在動遷後都成了百萬富翁,他們手裏有了錢,也不知道干點啥好。

「地下六合彩」的莊家們發現了其中的「商機」。渾南分局治安大隊長袁江暉說,莊家們正是看到征地農民手中有錢,便精心挖好了陷阱。

經過偵查,警方發現,在渾南區的營城子、孤家子、營盤、楊官、古城子、桃仙、白塔等動遷集中的地區,大量村民參與「六合彩」賭博,還有專人坐莊收號。此外,還有人對買「六合彩」的村民發放高利貸。

參與「六合彩」賭博的村民由最開始的百八十元下注,逐漸變成了成千上萬元下注。

據了解,「地下六合彩」有多種玩法,在渾南地區比較盛行的是,在「1—49」號中購買某個特定的號碼投注,如果中獎,賠率是1∶40。也就是說,投入1萬元,如果選的號碼和莊家開的中獎號一致,就有40萬元回報。

然而,「十賭九歸莊」,「地下六合彩」實質上是一種騙局。據分析,「地下六合彩」買家買碼往往分買「單雙」、「生肖」、「大小」等六七種方式,但無論你怎麼買,莊家通過抽取佣金、散佈虛假信息等手段,最終會把買家的錢吸入自己的腰包。這種「地下六合彩」缺乏監督監管,運作開獎都不透明,這也是莊家得以賺錢的原因。

老高回憶說,他第一次接觸「六合彩」是朋友介紹的,一開始只是10元、8元的買,後來就是300元、500元的買,再後來就2000元、3000元的買,越來越上癮。

lotto-00018.jpg

買彩時,老高都是通過電話押錢,很少和莊家見面。「到了後來,下注越來越大,只想把輸的錢撈回來,但越撈越深。」老高說,他同村的很多村民都有類似的經歷。

專家建議,完善法律和社會管理體系

「地下六合彩」非法賭博組織為何能大肆斂財,富裕後的農民又為何深陷其中,難以自拔?

遼寧省社科院張思寧研究員分析認為,從技術層面上講,「賭」和「毒」有一個共同的特性就是成癮性。賭博者每次輸錢後,心情很差,但只要重新賭博,馬上會興奮不已,對「六合彩」產生強烈的依賴,不惜傾家蕩產。

張思寧說,目前,國家對於「地下六合彩」僅限於對違法行為的處罰,而對於如何預防和戒除賭癮,在社會管理層面尚沒有相應的機構和措施,需要彌補這一管理的空白地帶。

也有專家認為,這個「六合彩」大案的破獲,集中暴露了一些地方基層政府對農民缺乏必要的引導。

拆遷後驟富的農民,在心理上往往難以完成從平常度日到富翁身份的轉變,又缺乏必要的理財、投資、消費知識。

社會學專家王立波認為,政府在對待被征地農民的問題上,除了給予補償方面,也應該加強對被征地村組織的支持,引導村組織發展二、三產業,壯大集體經濟實力。

張思寧建議,應進一步做好農民的技能培訓,做好從農民向市民轉變的觀念教育,法制教育和投資、理財教育,這些如果跟不上,就容易出問題。